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色和平

行动,带来改变

 
 
 

日志

 
 
关于我

绿色和平是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环保组织之一,主张以实际行动推动积极的改变,保护地球环境和世界和平。 身为其中一员,我深深感到骄傲。 http://www.greenpeace.cn

网易考拉推荐

玮键:回应《要环保,也要通世情》  

2009-01-18 00:20:16|  分类: 波兰,中国80后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偶然在环球时报(原文附后)读到了人民日报任记者的文章《要环保,也要通世情》,很是高兴,因为我与任先生曾在波兰科宁的旷野上撞遇,而这篇文章说的也是绿色和平在波兰的工作。我一时兴起,著一小文,与任兄做些讨论。

“通世情”这样一个标题确是包含了一个很合理的建议。但我认为这需要看这“世情”是对应怎样的事情,是仅仅眼前的,还是宏观长远的。在眼前,用严酷的手段施行节能减排最坏的结果是使能源成本增加,从业人员需要更多的技术培训,当然我不清楚会否威胁到能源安全……在当前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这样一折腾所造成的结果可能会“不和谐”,“气氛很不动人”。可一旦我们着眼于长远的“世情”,现在的损失就是值得的。因为气候灾难不可逆转,一旦错过治理的良机则会演变为非人力所能解决的问题。要知道“人定胜天”那套话语在如今的世情之中,我们其实是早已不说的了。 

我们今天的行为不完全是为了我们这一代人。气候变化始于我们之前人,兴于我们这一代,但我们也许不用为它付出最终最大的代价。“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如果以乐观的态度预测(请允许我暂在这里做一下鸵鸟),当地球的两极变成温带的时候,我们这一代应该已躺在骨灰盒里了。但是我认为我们有义务把这个世界尽可能原封不动的继续交给下一代,相信作为人民日报的记者不需要我来解释“科学发展观”和“可持续发展”是什么意思。所以,讨论最大的环境问题即气候变化时,这个世情大背景要首先弄清楚。 

至于绿色和平和矿工们的不愉快,我相信我更有发言权一些,毕竟事发当时我就在现场,而任先生则很可能是在一百多公里以外的波兹南。我个人很怀疑那些不会英语,纯朴善良的波兰矿工真如任兄文中所说的那样“工人其实知道,单靠绿色和平组织这样小打小闹一下,根本不可能改变波兰的能源政策。”我甚至怀疑他们是否知道“波兰的能源政策”究竟是什么样的。我认为那点小小的不愉快是因为绿色和平的志愿者们突然闯入他们的工作地点,干扰了他们工作,是一种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都可能表现出的愤怒。另外,在任兄所谓的“严重肢体冲突”中,矿工们只是把志愿者们包围,等待警察来领人而已,整个过程中没有人流血,没有人流泪,没有损坏任何器物,如果把这叫做“严重肢体冲突”,我只能说相比环保,咱们对社会治安的要求有点高了。 

我想需要提炼出的一个重点是:我们反对的核心不是当地的煤矿,而是燃烧煤炭所产生的温室气体(燃煤是所有温室气体排放中所占比例最大的)。所以,任先生提到的煤矿开采是否污染,发电厂冒什么颜色的烟完全不是这次绿色和平工作的重点,重点是你所看不到的气候变化。无论在哪里,相比气候变化这个全球大灾难,一个煤矿造成的地区环境污染甚至会显得微不足道了。我同任兄一样肯定波兰煤矿在环保方面所做出的努力,他们的环境治理之好让我由衷敬佩,但是很遗憾,现在已经不是一条河一块地的问题了,土地和湖泊有国界,大气层可不认这个。这也正是为什么咱中国在节能减排方面也在努力做出实际的积极行动的原因。 

我也认为发达国家应该在技术和资金上帮助发展中国家。如前文所说应对气候变化是全世界的事,在各国目标一致的情况下,有钱有技术的国家出钱出技术是理所应当的。我并没有参加在波兹南的联合国大会,所以我不知道会场上究竟谁说了什么,但是我认为在那种会议上说“到底是谁阻碍了谈判呢?我看是发达国家”这种话本身就容易成为对谈判的阻碍。咱们是来讨论怎么降低温室气体排放的,不是来分割责任,混淆视听的。总是强调“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这种人类的自我划分,然后把自己置于一个集团中壮大声势以求自保,这种无助于解决全球性环境问题的鸵鸟行为在我看来正是对会议的最大阻碍!这种国群与国群对立,从根本上破坏了合作的基调,甚至让会议完全偏离主题。如果各国政府代表都是以这样的态度参与谈判,联合国气候大会毫无收获也是可以预期的,2009年的哥本哈根会议也就要迈向失败。 

最后我要为任先生补习一下关于“绿色和平气候拯救站”的能源情况。即使波兰冬季日照时间短,但是我们在朴素的营地里靠着四组太阳能板和三个风车完全能够应付一般电力需求,除了基本照明和电脑手机等电器,晚上还有余力播放两场电影。对我来说这样的电力供应就足够了,我现在于北京的家中也不过就是用着电灯和电脑这些电器而已,和在波兰的时候并无太大不同。我很不明白那种对太阳能发电是否有说服力的置疑从何而来,实际上任先生未曾在营地过夜,仅凭在白天(我们当时在白天确实没有打开所有灯光,不是没电只是没这习惯)匆匆十几分钟的观察就得出这样的结论,怕是对现今新能源技术发展的不了解与不负责了吧。 

任先生还在最后提到了“环保运动步履艰难的症结”,这题目太大,我仅作为绿色和平的一名志愿者不敢在缺乏调研的基础上草率对此发表看法。说个题外话,我曾在也属环球时报的网站上看到过一篇带有类似论调,并同为中国一线媒体工作人员所写的文章《搞环保,不能太激进》,说的是奉劝环保主义者不要忽悠立法者和行政部门,以征税或其他形式禁止免费塑料袋以免自讨没趣,丢面子。此文发表于07年的年底,现在再读一读,颇有恍如隔世之感,我把链接附上,算是与任先生及所有关注关心环境问题的朋友们共勉。

  

顺便在这里给大家拜年了,牛年大吉,丹麦全胜!

 

玮键

于北京

2009115

 

附《要环保,也要通世情》全文(刊于2009年1月7日的环球时报第11版)

回应《要环保,也要通世情》 - 绿色和平 - 波兰,中国80后的战场

认识更多绿色和平志愿者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